爱吃Aspartame的Cheryl

[baybond]约翰·柯万奇遇记

*Baybond历史向
*设定来自叶芝《凯尔特的薄暮》里面的一个精灵传说,故事原创属于W.B.Yeats
*祝HHfans食用愉快喵~

"瞧,那是约翰·柯万。"刚登岸的约翰牵着马走在利物浦街上,一群捧着红扑扑脸颊的少女偷偷地瞄着他,好像整条街上只有他一个人一般。
自从一个以前曾给一个骑手当过学徒的小伙子认出他了之后,未婚女孩子们都想来看一眼这位骑手的矫健身姿。
柯万家族的美貌是出了名的。约翰·柯万有瀑布一般的金发,在阳光下炫目无比。他孔武有力的手臂和壮实的肌肉足够满足所有少女的幻想,更不用说他端正而秀美的五官了。
"他难道不是天使?"穿着褐色连衣裙的少女喃喃道。
"你真傻,我爷爷告诉过我柯万家族是人和精灵的后裔,"另一个少女得意地说道,"精灵人儿们可都美极了。"
约翰·柯万假装没有听到这些谈论,保持着他那一抹淡然的微笑走过。现在,他得给马找个好住处。再过几天,赛马会就要开始了。他的宝贝坐骑可不能出事。
几个老朋友刚刚给他介绍了一个好地方。那地方离码头不远,又干净整洁。其实那里就挺不错。柯万想着。
夜晚马上要降临了。路上行人渐渐少了起来,柯万打算安置好马再去附近的小酒馆喝一杯。
"嘿,先生,这是您的马么?这么好的马您打断把他拴在哪?"
柯万这才反应过来,倚靠在码头柱子上的一个穿着简朴的瘦弱少年在跟他搭话。
柯万先是愣了一下。"是的。"他缓缓地答道,上前仔细端详着这个少年。
这个颇为清秀的少年有着一头漂亮的棕色鬈发,他微笑着,小鹿一样清澈的眸子迎着柯万的目光。
柯万有点愣神。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孩子居然如此瘦弱,但是又如此...
漂亮。
柯万一直听到别人用这个词语形容自己,却没想到自己会用这样的词语形容他人。
看着少年用自己细长的手指轻柔地抚过马头的鬃毛,柯万生怕打扰了这样的时刻,轻声回答道:"就在若比的马厩那里。离这里很近。"
少年一听,收回了手,神情严肃地看着他。
"您不能把马放在那里。那个马厩今晚会失火。"
柯万先是疑惑地摇了摇头,又笑笑。"所以你要把我的马牵到你的马厩里去吗?"
少年的清澈眼眸里流露出无辜的神情。"不是这样的,"他垂下头,有些失望,"您一定要相信我。"
柯万怔怔地望着少年真诚的眼睛,沉默了很久。
"好吧,"他用嘴角勾出一个微笑,"我相信你。我还是把马签到弗林那里去吧。"说着他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谢谢你,好心的小伙计,虽然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少年只是微笑着,跟他道别,消失在夕阳的雾霭里。柯万望着少年金色的皮肤在夕阳下泛着光晕,因为这次奇遇而笑着摇摇头,改变了自己原本计划好的旅程。

柯万刚走出旅店就听到了街上议论的声音。只是这次议论的对象不再是他,而是若比的马厩的大火。柯万一下子清醒过来。
"据说是夫人不小心弄翻了提灯...可怜了那些马儿啊,好几匹都烧死了,还有一匹吓得挣脱逃走了。"
他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恍惚之中,他已经踉踉跄跄地到了弗林的马厩,可是有人却早早来陪他的马了。
"你已经在了。"柯万颤抖地说。
"我喜欢你的马。"少年笑着,双颊在柯万目光的注视下泛起红晕,"我能不能骑它替你参加赛马?"
"什么?"
柯万又用他怀疑的目光审视着眼前的瘦弱少年。
很显然,柯万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可是我是一个很出色的骑手,至少他们是这么说的。"他眯起眼睛,"至少我觉得我不需要谁来替我,小兄弟。"
"我只是想参加一次赛马。"
柯万恍惚中又想起昨晚的事情。他确实帮了我,而且他又这么神奇,好像通灵一般。
"好吧。"
"谢谢你。"少年的脸上立即绽开微笑,鬈发也因兴奋而颤抖起来。
约翰·柯万盯着离开的少年的背影,长吁一口气。
不知道遇上这样的人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柯万抚摸着马头,又爱怜地看着小马那温顺的眼睛。
可是脑海里,那双清澈的小鹿眼眸总是挥之不去。

"嘿,马上就开始了!"
约翰·柯万有些着急。
他转身急切地在躁动的人群里寻找那个面容如希腊神祇一样的少年,寻找着那金色的皮肤和清澈的大眸子,可是他却久久不来。
柯万有些愤怒地扯了扯自己的衣襟,束紧了腰带,用手指勾起靴子套在脚上。他整理好衣冠,整齐了自己的金色长发,带马进入了会场。
"等一等!"少年疾驰而至。
令柯万吃惊的是,这个瘦弱的少年轻巧地一翻身便攀上马背。
"要是我用左手挥鞭抽这匹马,我就会输;可要是用右手的话,你就押上所有的钱。"少年嘱咐他。
望着马背上挺拔的少年,柯万愣神间点了点头。

柯万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马儿这么欢腾过。瘦男孩用右手挥鞭,这匹银鬃毛的马便如同一条银色闪电一般毫无顾忌地向前疾驰。它仿佛没有看见旁边所有的人或者马,或者山林,或者岩石。它稳健地,欢快地,尽情地跑着,只有马上那个金色皮肤的少年挥鞭的声音响着,他的瘦弱而精干的手臂在兴奋中颤抖着,好像少年是山林的王者,他的头顶仿佛有着一顶欧芹花冠,他的呼号便是呼啸的荒原之风。
银色闪电夺冠的那一刻,柯万眼里盛满了泪水。

约翰·柯万赶忙去迎接他的英雄少年。他为自己以前的怀疑和轻蔑感到内疚与愤恨,心里更是充满了崇敬。
他迈着急匆匆的脚步,也来不及管自己那在风中乱舞的长发了。
少年低头抚着喘息的马,踏着草和泥浆涉过来,一抬头便对上了柯万温柔而敬佩的目光。
柯万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
"现在我能为你做些什么?"他问。
"就一件事。"少年说道,"我母亲有座房子在你的领地上,我还在摇篮的时候就被精灵掳走了,请对她好一点,约翰·柯万。"
柯万震惊而爱怜地望着他。"当然。"他说着,情不自禁地向前挪了一步。
"无论你的马走到哪里,我都保证它们不会得病,不过,"少年有些伤感地低下头,"你再也见不到我了。"
说着,少年又戏谑地笑着抬起头,调皮地对柯万眨了眨眼,随即便化作空气消失了。
柯万惊讶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空气中的灰尘坠在了地上。
约翰·柯万深情地弯腰鞠了躬,又掬了一把空气在手中久久不愿意放下。
然后,他戴上帽子,牵过缰绳,笑着离开了赛马会。

"弗林!"约翰·柯万把马牵进马厩,"我的小帕迪回来了。"

"这就是柯万的故事。"帕迪·弗林说着,望着窗外美丽的田野和山林。
一直在纸上奋笔疾书的叶芝,在故事的结束,也抬头望了望帕迪,微笑着。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