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Aspartame的Cheryl

Chris (完)

  那天很重要。因为那天,他真正学会了撬锁。
  他仍然每天约着和索菲在落日甲板上喝泡泡酒,但是他也已经知道了以索菲的取向,她对他是不感兴趣的。
  他百无聊赖地对着粉红色的泡泡酒瓶口吐着泡泡,然后又把酒瓶举起来对着橘红色的夕阳晃了晃。
  “我真希望自己能离开这里。”他喃喃道。
  “我也是。”索菲说着,嘲讽般地笑笑,然后向后一仰陷进了沙滩椅里。“可是我已经抽不开身了。”
  Chris松了松他汉字睡衣的系带,然后顺服地蜷在了落日的红色光斑里,波光在他棕色的长睫毛上蹦跳着。

   他醒了。
  床头是一叠报纸。
  “微风”破产,乔尼面临牢狱之灾。
  他按下了闹钟。

  在马桶上他想起了他是谁。
  他想起了那天他在索菲的掩护下偷偷溜进某位大人物的房间。
  想起8个月航程结束之后他把六袋麦片粥袋子扔在港口的垃圾桶里。
  想起只身穿越欧洲大陆翻窗户私闯民宅差点被保安揍死——“别打我脸!”他大嚎。然后鼻腔就流出了咸咸的温热液体。
  想接到民宅主人的电话时候的狂喜。“十分感谢。”那人说。"微风已经不是我们的对手了。"
  然后他就昏了过去。

  “开门!”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砸门。
  “停!Marcus!他刚醒!”
  Chris一脸茫然地打开了门。
  他看到了Tim那张蠢脸。
  “不好意思,Marcus挺没大没小的。我晚上刚好经过那条巷子口看见有群人把你打晕了在往车里拖,我就跑过去了……”
  Chris用写着震惊的长脸瞄准了他。“我的老天爷,他们没拿枪指你吗?”
  “没有。”Tim耸耸肩。
  “这群杀手也太不专业了。”Chris撇撇嘴。
  “也许是因为Tim长得像特工。”绿衣服Judith也凑了过来,靠在Tim的肩窝里。
  Chris十分想把脑袋扎进马桶里了。

  Chris德高望重的老爸虽然没有再联系过他,但他感觉得到自己身边的麻烦都在慢慢远离自己。
  虽然事务所的位置已经回不来了——但他也不是十分想要回来。他已经习惯了每天凑到Tim家里喝麦片粥和Marcus玩牌的日子。
  “你有点酷。”Marcus说道,抬眼看了看他。
  “我可是在赌场赢了他的人。”他左手捏着薯片,右手伸出去随便指了指电视。
  “可以不一定赢得了我。”

  还有,第二天在银河电器城看见他穿着蓝色工作服来上班的Tim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你为什么要选择来这里?”
  “因为品牌信誉啊。”他歪起嘴角笑着说,然后操起墙角的扫把把涌进来的大叔赶回门外:“我们!还没!开门!!”

(完)

一个十分草率的结尾😂
感觉自己的脑洞开得不够大不过希望有人能喜欢😭
我是一个好懒的人哦 写得不好的请把你们的鸡蛋番茄尽力地砸过来
谢谢!😊

Chris [Part 3]

·感觉脑洞有点开不出来了🙊

  “谢谢。其实我感觉好多了。”Chris双手乖乖地垂在肩膀两侧,有点像病怏怏的羊羔。说罢,他沉下头去,又猛一下抬起来,望着Tim的眼睛。“你是一个好人,Tim. 谢谢你帮了我。你不要上班迟到了。”
  Tim足足反应了两分钟才从放空的状态返回来。“哦,”他眨了眨自己的小眼睛,“没事的。”接着他抿了抿嘴唇,舔着牙齿好像要把什么话咽进去的样子。“其实,”他突然的叹气连着吐出来了一串话,“我什么都做不好,也没有那么重要,所以……”
  “哦,你这么说太小看你自己了。”Chris仰头对他笑了笑,“再见——哦,对了。”接着他便把手伸进左边口袋,摸了半天摸出来一个沾满甜酱的黑色名片夹,抽出来一张名片。“只是想交个朋友。”
  Tim有些惊讶地动了动嘴唇。
  “当然,Mr Pi-Go-Sorry,”他清了清嗓子,“Bit-Goddard.”    “Ah, that`s Pitt-Goddard, actually.”

  从医院出来之后,错误地认为自己能喝的Chris灌了三天酒,终于在第四天换成了苹果汁。
  跟他经常一桌的一个胖兄弟调侃,如果他再来,酒吧老板就得找他收住宿费了。
  昨天他又吐了一桌子。他从兜里扯出来一张揉成一团的报纸,展开,擦了擦桌子,把那些黏糊糊的东西都蹭到了报纸上他那张意气风发的画像上面。
  水管工抢劫杀人——这种明显的替罪羊他们也能想得出来。
  更何况这个水管工还长着一张连环杀手的脸。
  乐队站在台上唱了快一个小时的歌了。平常Chris一定会跟去开心地蹦迪,现在他却只是默默地向果汁里吐着泡泡,边吐边数这是第几个泡泡。
  “啊,”乐队主唱突然停了下来,“由于贝斯手临时有事,我们需要一位临时贝斯手跟我们一起去……表演,在……萨塔纳游轮上,请问在场的各位有感兴趣的吗?”
  人群中的男男女女都开始四处张望,好像自己都进化出了看脸识贝斯手的能力一般。
  Chris停止了吐泡泡运动。
  他一脸惊愕地望着台上。

  
  “同时也很感谢我们的临时贝斯手,Tim Elliot先生。”听到这里,留着长发画着鬼画符妆的Chris向台下招了招手。
  这艘游轮不是由他直接管的。希望不要有人认出我。时时戴墨镜就好。
  Tim这家伙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跟他反复论证这件事的不妥之处。
  “为什么要用我的名字?”
  “因为你帅气潇洒。”Chris在自己的房间里偷偷喝着麦片粥。
  他在这间房入住的时候就检查了房间所有角落,而且每天他都要再检查一次,以保证这样的对话不被偷听。
  “你认真的吗?!”

  每个月黑风高的夜晚,Chris就会悄悄在船上溜达。
  他看见了贵族小姐和水手调情,看见了大老板们如何指使手下在赌场上出千,看见厨师偷偷地给送去某个房间的肉排下药,也看见了深夜时候被扔下船去的黑色大塑料袋。
  “所以你和索菲怎么样了?”主唱问他。
  “哦,那个女人太粘人了。”他操着一口熟练的法国口音。“我甩了她。现在我和Stacey在一起玩。”
  “Stacey?谁是Stacey?”
  Chris总是把自己编的跟情种一样,其实他只是带索菲去甲板上喝了次泡泡酒,当然,这都是必要的掩饰,必要的掩饰。他安慰自己。
  他喜欢在黑夜里编着自己的小辫子。乐队里的传言是他“这位迷人的长发法国贵族”每天都会带一个妹子共度春宵——实际上他每天必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喝麦片粥。
  直到他把麦片粥喝完的那一天。

Chris [PART 2]

第二章强行苦情强行悲剧希望不要感到不适😂😂

  “你想去哪里?”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Samantha答道,海风吹得她棕黑色的头发如同起舞的天鹅羽毛。
  “我说,我们可以去墨西哥,骑骑摩托,晒晒太阳,抢抢银行……”
  Chris的笑话总是档次很低。
  他德高望重的父亲貌似对他并不来自上流社会的女朋友没有什么意见。
  反而他哥哥有一次在家庭晚宴之后悄悄跟他说:“你跟Samantha在一起的时候智商简直下降了80%.”
  “哦,我只需要那20%就能赢你十局象棋了。”Chris用他擅长的白眼回击了自己的哥哥。

  -“叫爸爸。”Chris望着El红扑扑的脸颊和圆圆的眼睛。El却只是锲而不舍地啃着大拇指,哈喇子流的满手都是。
  -“啊!!我和El发明了巧克力蛋糕的新做法!”Samantha刚打开门就看到满脸满头都是巧克力酱的Chris晃着一只黑乎乎的手招呼她。
  -“El!!快过来!看这只小仓鼠!”El听到就挺着胖乎乎的脸摇摇晃晃地扑过去。
  -“来让我亲亲。”Chris一把抱起El,在他圆圆的眼睛之间落下一个吻。
  那双眼睛是多么像他啊。
  可惜这样的日子越过越少了。

  “Mr Goddard,面临这么多压力,请问你和你的当事人为什么决定继续下去?”
  “我的当事人是一位正直的人,我支持他的选择。我们进行的是正义之战。”Chris有些不耐烦地想要躲开这些人,加快了脚步。
  “听说您受到了来自家族的压力,请问是这样么?”   
  Chris大步流星地甩开了她。
  昨天晚上他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对于只受母亲疼爱的小儿子来说,他成家之后很少接到父亲的电话。父亲貌似也意识到他在某种意义上和家里不太合拍。
  “Christopher, 你能不能再好好考虑考虑?”
  他顿了顿。
  “不好意思老爸,我觉得,我在做正确的事情。”
  “这可能会付出一些代价。”他的父亲正在用他熟悉的隐忍而严厉的口气说出这句话。
  他十分熟悉这种口气。在他小时候,这句话和“你禁止做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区别。
  区别是他已经是个大男人了。
  “谢谢您的提醒,父亲。”

  他看出Samantha已经看出他每天紧绷的脸代表着什么了。半夜十二点他还把头埋在卷宗里。他很紧张。但他不想让他的家人跟他一样紧张。
  Samantha常常是看着摆在他桌子上的菜凉了之后,默默地叹气。
  然而有时候,在法庭上的胜利,不代表完全的胜利。

  那晚,他正和同事在外举行盛大的庆功宴时,接到了这通电话。
  “请问是Christopher Pitt-Goddard先生吗?”
  “Yes?”
  他起身,弄翻了一排啤酒瓶,脑袋一片空白,夺门而出。

  那天他见识到了凌晨四点的街道。无家可归也无处可去的Chris先是深情地拥抱了垃圾桶,把自己蹭成了流浪汉,然后像一个软塌塌的醉汉一样在湿乎乎的人行道上拖着脚走着。走着走着就变成了爬。
  他爬进那间酒吧的时候还在大声地哭,眼泪顺着他的头发,他的鼻子,他的嘴角肆无忌惮地流下来。他也顾不上用什么餐巾纸,就用蹭满过期甜酱的袖口抹一抹脸。
  他身边的人也见怪不怪,毕竟这个点走进酒吧的,一定是有什么故事。
  威士忌也止不住他的眼泪。他不停地灌着自己,直到自己塌成软泥然后从椅子上滑下去。

  第二天,在酒吧旁边的厕所,正在呕吐的他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我非常抱歉,Chris——”
  “抱歉?!”他捏着手机的手止不住地颤抖,“你现在跟我说抱歉?!你从来都没有站在我这边!”
  “这都是你纵容的,Hugh, 都是你让这一切发生的。你纵容了他们。老交情有Samantha和El重要吗?”
  回答他的只有一个轻轻的喘气声。
  “你知道那个人是疯子。你知道我做的是对的。为什么不让他早点进监狱?!”
  “我知道。你根本就不在乎她。”他喘着说完最后一句话,把手机砸在马桶里。
  Chris又想起了小时候被欺负时胃里龙虾般的翻江倒海。

  “Mate,我觉得你需要去看医生。”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站在门边担心地看着他。
  “我十分感谢了。”Chris捂着抽搐的胃部,倚在隔间版上虚弱地半躺着。
  “我叫Tim. Tim Elliot.”高大男人伸出手。
  看他没有握手的意思,他又干咳了两声,收回了手。
  “不管怎样,我觉得我应该先带你去看医生。你还站得起来吗?”

Chris [Part 1]

·菜鸟间谍 Chris单人向 微Chris/Tim
·讲述的是Chris以前"叱咤风云"的生活
·有错误请及时指正。

  Chris很无聊。
  无论是继续跟Marcus玩地下赌场还是练瑜伽,还是组乐队唱歌——都很无聊。
Chris把右手垫在后脑勺下面,惬意地躺在自己舒服的大沙发上,嚼着泡泡糖。
Tim又去看他的宝贝儿子去了。哦。
Chris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粉红色泡泡,再眼睁睁地看着它“啪”地一声涨破。

  “啪!”Chris脸上实实地挨了一巴掌。接下来是拳头。他感觉身体内部如同有一只龙虾,在他的胃里翻江倒海。
  “你这个书呆子娘娘腔!”他依稀听见这个粗鲁的声音。
  12岁的Chris曾经是班上男生的“重点整治对象”。当然这是他德高望重的父亲一通电话告到学校来之前。
  “当然,Lord Goddard.”校长满脸赔笑。
  “没错,Lord Goddard.”校长连连点头。
  “是的,Lord Goddard.”校长对Chris做出一个内疚的表情,那样子就像一个在台上不小心摔跤的红脸杂技演员。
  看来全天下的校长都一样。Chris撇了撇嘴。

  跟绝大多数有连词符姓氏的男孩子一样,Chris从小就会因为“在学校戏剧节演了一个女装大佬”,“组乐队当主唱”这类事情被家里骂。他应该,并且只能成为律师或者法官。
  “你要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要做一个小丑。”这是德高望重的父亲对他说过的最多的话。
  反正我做什么都会成功。Chris在他心里的阴暗小角落暗暗笑着。
  他确实聪明极了。他爱读书。牛津确实是他这样帅气又聪明的年轻人的去处。

  “是——啊哈!是——海豚座β!”
  “完全正确!”“啊!”观众席一片惊呼。
  “要得多么无聊的人才能记下来这个啊。”电视机前的一位男士扶额。
  Chris用他的超级记忆记下来了许多“无用”的东西。就这样,他在Blockbusters连续四次获得金牌。
  可惜,在他94年冲刺第五块金牌的时候,发生了"事故"。
  “Oh, no, 这不可能……”Chris颤抖地取下已经被泪水沾湿的琥珀框眼镜,捏着湿答答的睫毛,委屈地撅起了嘴——后面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
  虽然年轻的时候“换内裤”的糗事仍是他的阴影,但万幸法庭不是电视演播厅。

  当他第一次作为辩护律师出庭时,他留着短短的棕色头发,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深蓝色西装,有意没意地向着陪审团的女性投去小鹿一般的目光。
  “你没去经商真是可惜。”休庭的时候他的商业大亨当事人跟他开玩笑。“你是怎么找出来那么多东西说的?”
  这位从来都不会“不好意思地摸摸头”的骄傲年轻人嘴角浮现出一丝戏谑的微笑。
  毫无疑问,像他参加过的电视节目一样,他赢了。他后来还赢了许许多多次。
 
  作为皇室顾问的儿子,胜诉率最高的青年律师,没有案子的时候他做些什么呢?
  当然是泡妹子。
  “我可是恋爱专家。”他边吸着一杯粉红色的鸡尾酒,边向着眼前的女士眨了眨眼。
  "我想你肯定是。"Samantha把另一根吸管丢进了那杯粉红色鸡尾酒里。"所以你不跟我谈谈你在Palangkaraya的英雄事迹么?"
  "哦,没什么,其实只是去做援助..."他不好意思地底下头,好像躲避着Samantha的眼睛。
  他永远忘不了Samantha浅褐色的眸子里散发着的柔和的光。

好想找个人跟我一起来个这个情侣头像哦😂😭

法戴圈不冷(骗自己说)

前几天看ME解说的PBS元素化学史纪录片里面
那个戴维吸有毒气体的时候去扶他的那个小哥
还有后来和他一起跳舞的那个助手小哥
那个中分发型

我后来思考了一下
就像小法拉第呀😂😂😂🙈🙈🙈
然而这个纪录片还拍得他们两个特别亲密🙈🙈真的好可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