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Aspartame的Cheryl

Chris [Part 3]

·感觉脑洞有点开不出来了🙊

  “谢谢。其实我感觉好多了。”Chris双手乖乖地垂在肩膀两侧,有点像病怏怏的羊羔。说罢,他沉下头去,又猛一下抬起来,望着Tim的眼睛。“你是一个好人,Tim. 谢谢你帮了我。你不要上班迟到了。”
  Tim足足反应了两分钟才从放空的状态返回来。“哦,”他眨了眨自己的小眼睛,“没事的。”接着他抿了抿嘴唇,舔着牙齿好像要把什么话咽进去的样子。“其实,”他突然的叹气连着吐出来了一串话,“我什么都做不好,也没有那么重要,所以……”
  “哦,你这么说太小看你自己了。”Chris仰头对他笑了笑,“再见——哦,对了。”接着他便把手伸进左边口袋,摸了半天摸出来一个沾满甜酱的黑色名片夹,抽出来一张名片。“只是想交个朋友。”
  Tim有些惊讶地动了动嘴唇。
  “当然,Mr Pi-Go-Sorry,”他清了清嗓子,“Bit-Goddard.”    “Ah, that`s Pitt-Goddard, actually.”

  从医院出来之后,错误地认为自己能喝的Chris灌了三天酒,终于在第四天换成了苹果汁。
  跟他经常一桌的一个胖兄弟调侃,如果他再来,酒吧老板就得找他收住宿费了。
  昨天他又吐了一桌子。他从兜里扯出来一张揉成一团的报纸,展开,擦了擦桌子,把那些黏糊糊的东西都蹭到了报纸上他那张意气风发的画像上面。
  水管工抢劫杀人——这种明显的替罪羊他们也能想得出来。
  更何况这个水管工还长着一张连环杀手的脸。
  乐队站在台上唱了快一个小时的歌了。平常Chris一定会跟去开心地蹦迪,现在他却只是默默地向果汁里吐着泡泡,边吐边数这是第几个泡泡。
  “啊,”乐队主唱突然停了下来,“由于贝斯手临时有事,我们需要一位临时贝斯手跟我们一起去……表演,在……萨塔纳游轮上,请问在场的各位有感兴趣的吗?”
  人群中的男男女女都开始四处张望,好像自己都进化出了看脸识贝斯手的能力一般。
  Chris停止了吐泡泡运动。
  他一脸惊愕地望着台上。

  
  “同时也很感谢我们的临时贝斯手,Tim Elliot先生。”听到这里,留着长发画着鬼画符妆的Chris向台下招了招手。
  这艘游轮不是由他直接管的。希望不要有人认出我。时时戴墨镜就好。
  Tim这家伙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跟他反复论证这件事的不妥之处。
  “为什么要用我的名字?”
  “因为你帅气潇洒。”Chris在自己的房间里偷偷喝着麦片粥。
  他在这间房入住的时候就检查了房间所有角落,而且每天他都要再检查一次,以保证这样的对话不被偷听。
  “你认真的吗?!”

  每个月黑风高的夜晚,Chris就会悄悄在船上溜达。
  他看见了贵族小姐和水手调情,看见了大老板们如何指使手下在赌场上出千,看见厨师偷偷地给送去某个房间的肉排下药,也看见了深夜时候被扔下船去的黑色大塑料袋。
  “所以你和索菲怎么样了?”主唱问他。
  “哦,那个女人太粘人了。”他操着一口熟练的法国口音。“我甩了她。现在我和Stacey在一起玩。”
  “Stacey?谁是Stacey?”
  Chris总是把自己编的跟情种一样,其实他只是带索菲去甲板上喝了次泡泡酒,当然,这都是必要的掩饰,必要的掩饰。他安慰自己。
  他喜欢在黑夜里编着自己的小辫子。乐队里的传言是他“这位迷人的长发法国贵族”每天都会带一个妹子共度春宵——实际上他每天必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喝麦片粥。
  直到他把麦片粥喝完的那一天。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