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Aspartame的Cheryl

Chris (完)

  那天很重要。因为那天,他真正学会了撬锁。
  他仍然每天约着和索菲在落日甲板上喝泡泡酒,但是他也已经知道了以索菲的取向,她对他是不感兴趣的。
  他百无聊赖地对着粉红色的泡泡酒瓶口吐着泡泡,然后又把酒瓶举起来对着橘红色的夕阳晃了晃。
  “我真希望自己能离开这里。”他喃喃道。
  “我也是。”索菲说着,嘲讽般地笑笑,然后向后一仰陷进了沙滩椅里。“可是我已经抽不开身了。”
  Chris松了松他汉字睡衣的系带,然后顺服地蜷在了落日的红色光斑里,波光在他棕色的长睫毛上蹦跳着。

   他醒了。
  床头是一叠报纸。
  “微风”破产,乔尼面临牢狱之灾。
  他按下了闹钟。

  在马桶上他想起了他是谁。
  他想起了那天他在索菲的掩护下偷偷溜进某位大人物的房间。
  想起8个月航程结束之后他把六袋麦片粥袋子扔在港口的垃圾桶里。
  想起只身穿越欧洲大陆翻窗户私闯民宅差点被保安揍死——“别打我脸!”他大嚎。然后鼻腔就流出了咸咸的温热液体。
  想接到民宅主人的电话时候的狂喜。“十分感谢。”那人说。"微风已经不是我们的对手了。"
  然后他就昏了过去。

  “开门!”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砸门。
  “停!Marcus!他刚醒!”
  Chris一脸茫然地打开了门。
  他看到了Tim那张蠢脸。
  “不好意思,Marcus挺没大没小的。我晚上刚好经过那条巷子口看见有群人把你打晕了在往车里拖,我就跑过去了……”
  Chris用写着震惊的长脸瞄准了他。“我的老天爷,他们没拿枪指你吗?”
  “没有。”Tim耸耸肩。
  “这群杀手也太不专业了。”Chris撇撇嘴。
  “也许是因为Tim长得像特工。”绿衣服Judith也凑了过来,靠在Tim的肩窝里。
  Chris十分想把脑袋扎进马桶里了。

  Chris德高望重的老爸虽然没有再联系过他,但他感觉得到自己身边的麻烦都在慢慢远离自己。
  虽然事务所的位置已经回不来了——但他也不是十分想要回来。他已经习惯了每天凑到Tim家里喝麦片粥和Marcus玩牌的日子。
  “你有点酷。”Marcus说道,抬眼看了看他。
  “我可是在赌场赢了他的人。”他左手捏着薯片,右手伸出去随便指了指电视。
  “可以不一定赢得了我。”

  还有,第二天在银河电器城看见他穿着蓝色工作服来上班的Tim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你为什么要选择来这里?”
  “因为品牌信誉啊。”他歪起嘴角笑着说,然后操起墙角的扫把把涌进来的大叔赶回门外:“我们!还没!开门!!”

(完)

一个十分草率的结尾😂
感觉自己的脑洞开得不够大不过希望有人能喜欢😭
我是一个好懒的人哦 写得不好的请把你们的鸡蛋番茄尽力地砸过来
谢谢!😊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