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Aspartame的Cheryl

Chris [PART 2]

第二章强行苦情强行悲剧希望不要感到不适😂😂

  “你想去哪里?”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Samantha答道,海风吹得她棕黑色的头发如同起舞的天鹅羽毛。
  “我说,我们可以去墨西哥,骑骑摩托,晒晒太阳,抢抢银行……”
  Chris的笑话总是档次很低。
  他德高望重的父亲貌似对他并不来自上流社会的女朋友没有什么意见。
  反而他哥哥有一次在家庭晚宴之后悄悄跟他说:“你跟Samantha在一起的时候智商简直下降了80%.”
  “哦,我只需要那20%就能赢你十局象棋了。”Chris用他擅长的白眼回击了自己的哥哥。

  -“叫爸爸。”Chris望着El红扑扑的脸颊和圆圆的眼睛。El却只是锲而不舍地啃着大拇指,哈喇子流的满手都是。
  -“啊!!我和El发明了巧克力蛋糕的新做法!”Samantha刚打开门就看到满脸满头都是巧克力酱的Chris晃着一只黑乎乎的手招呼她。
  -“El!!快过来!看这只小仓鼠!”El听到就挺着胖乎乎的脸摇摇晃晃地扑过去。
  -“来让我亲亲。”Chris一把抱起El,在他圆圆的眼睛之间落下一个吻。
  那双眼睛是多么像他啊。
  可惜这样的日子越过越少了。

  “Mr Goddard,面临这么多压力,请问你和你的当事人为什么决定继续下去?”
  “我的当事人是一位正直的人,我支持他的选择。我们进行的是正义之战。”Chris有些不耐烦地想要躲开这些人,加快了脚步。
  “听说您受到了来自家族的压力,请问是这样么?”   
  Chris大步流星地甩开了她。
  昨天晚上他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对于只受母亲疼爱的小儿子来说,他成家之后很少接到父亲的电话。父亲貌似也意识到他在某种意义上和家里不太合拍。
  “Christopher, 你能不能再好好考虑考虑?”
  他顿了顿。
  “不好意思老爸,我觉得,我在做正确的事情。”
  “这可能会付出一些代价。”他的父亲正在用他熟悉的隐忍而严厉的口气说出这句话。
  他十分熟悉这种口气。在他小时候,这句话和“你禁止做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区别。
  区别是他已经是个大男人了。
  “谢谢您的提醒,父亲。”

  他看出Samantha已经看出他每天紧绷的脸代表着什么了。半夜十二点他还把头埋在卷宗里。他很紧张。但他不想让他的家人跟他一样紧张。
  Samantha常常是看着摆在他桌子上的菜凉了之后,默默地叹气。
  然而有时候,在法庭上的胜利,不代表完全的胜利。

  那晚,他正和同事在外举行盛大的庆功宴时,接到了这通电话。
  “请问是Christopher Pitt-Goddard先生吗?”
  “Yes?”
  他起身,弄翻了一排啤酒瓶,脑袋一片空白,夺门而出。

  那天他见识到了凌晨四点的街道。无家可归也无处可去的Chris先是深情地拥抱了垃圾桶,把自己蹭成了流浪汉,然后像一个软塌塌的醉汉一样在湿乎乎的人行道上拖着脚走着。走着走着就变成了爬。
  他爬进那间酒吧的时候还在大声地哭,眼泪顺着他的头发,他的鼻子,他的嘴角肆无忌惮地流下来。他也顾不上用什么餐巾纸,就用蹭满过期甜酱的袖口抹一抹脸。
  他身边的人也见怪不怪,毕竟这个点走进酒吧的,一定是有什么故事。
  威士忌也止不住他的眼泪。他不停地灌着自己,直到自己塌成软泥然后从椅子上滑下去。

  第二天,在酒吧旁边的厕所,正在呕吐的他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我非常抱歉,Chris——”
  “抱歉?!”他捏着手机的手止不住地颤抖,“你现在跟我说抱歉?!你从来都没有站在我这边!”
  “这都是你纵容的,Hugh, 都是你让这一切发生的。你纵容了他们。老交情有Samantha和El重要吗?”
  回答他的只有一个轻轻的喘气声。
  “你知道那个人是疯子。你知道我做的是对的。为什么不让他早点进监狱?!”
  “我知道。你根本就不在乎她。”他喘着说完最后一句话,把手机砸在马桶里。
  Chris又想起了小时候被欺负时胃里龙虾般的翻江倒海。

  “Mate,我觉得你需要去看医生。”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站在门边担心地看着他。
  “我十分感谢了。”Chris捂着抽搐的胃部,倚在隔间版上虚弱地半躺着。
  “我叫Tim. Tim Elliot.”高大男人伸出手。
  看他没有握手的意思,他又干咳了两声,收回了手。
  “不管怎样,我觉得我应该先带你去看医生。你还站得起来吗?”

评论

热度(2)